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天之缘】(08)作者:zpfcom
【天之缘】(08)作者:zpfcom
字数:5564


             第八章逃走的肉棒

  我踩着窗户的外壁偷偷望去,可以清楚的看到隔壁只有一个淫变体男性和一个不知道是否变异的女孩。那个女孩此时还在被淫变体奸淫着,按着时间算来,至少也有两个多小时了。

  了解完情况,我便偷偷退了回来。

  「宇森,隔壁情况怎么样?」凝儿关切地询问道。

  「一个成年淫变体,还有一个女孩,不知道是否已经感染。」我将所看到的告诉凝儿。

  「女孩?看得请样貌吗?」凝儿显得有些担忧。

  「这个看的不是很清楚,大概还在上中学的样子吧。」

  「难道是……诗依?」凝儿吃惊地说道。「宇森,你能把她救出来吗?她很可能是我的表妹林诗依!」

  从肖凝儿那了解到,她有一个很要好的表妹叫林诗依,是她姨家的孩子,经常来家里找她玩。很可能是得知凝儿已经好转,前来看望她的,却没想到遭遇这样的变故。

  凝儿的请求使我有些犯难。首先从淫变体哪里救人,就已经十分艰难,再加上不能确认林诗依是否已经感染,很可能我们不但白费力气,还要平添危险。但是,有希望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毕竟是凝儿的亲人。

  我仔细思考着计划。一直以来,貌似都是男性淫变体攻击女性,女性淫变体攻击男性。若是男性靠近男性淫变体,会有什么后果?当然,很可能会被爆菊,不排除有同志淫变体的存在。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菊花一紧。

  「西洛利娅,你的机械式盔甲可以借我用一下吗?」

  「尊上,机械盔甲是按着个人体型设定的,况且,在狭小的范围内,并不一定能发挥出效果,还可能因为空间狭窄而卡住。」

  看来机械盔甲也并非万能,可这该怎么才能救出凝儿的表妹呢?电离枪肯定不行,淫变体紧紧挨着林诗依,电离枪电流很可能伤害到她。淫变体有那么结实,一般武器几乎很难击伤。

  我好像陷入一个死胡同,完全找不到出路。

  「宇森?怎么了?」凝儿焦急地看着我。

  我将我心里的想法告诉了凝儿,凝儿也陷入了沉思。

  「尊上,如果把淫变体吸引出来,也许会容易一些。让我去担当这个诱饵的角色吧!」西洛利娅提议道。

  「不行!太危险了。」我否决道。我不能让西洛利娅冒这个险。

  「如果用弱一些的电流击昏可以吗?」一直冥思苦想的凝儿突然问道。
  西洛利娅想了想,说道:「应该可以吧?毕竟病毒并未改变神经感应,只是增加了肌肉和身体的强度。」

  「西洛利娅,你手头上还有类似的武器吗?」找到了大致方向,只要找到合适的武器即可。

  「尊上……我这里没有这类的武器,电离枪是唯一的非致命武器,其他都是重武器了……」西洛利娅显得有些为难。

  凝儿急急忙忙站起身来翻箱倒柜,像是寻找着什么。不一会,拿出一个「电动剃须刀」一样的东西。「这个可以吗?」

  定睛一看,我勒个去……居然是个微型电击棒。这玩意我可了解过,只要粘上,那肯定会摊上一段时间。

  我满脸黑线地望着凝儿:「你怎么会有这么凶残的玩意啊?」

  「人家要保护自己嘛,肯定要准备一些防身的东西。」凝儿尴尬的笑了笑。
  看到这么凶残的玩意,我不禁有点后怕。万一当初拒绝凝儿,会不会被凝儿击晕,然后被她强奸呢?呃,貌似也不错。我这都想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正了正神色,我对两女说道:「介于此次淫变体是男性,所以由我来处理。
  西洛利娅和凝儿,你们俩在一边,见机行事。「

  敲定方案,我拿着电击棒,悄悄打开隔壁的房门。我望了望凝儿,凝儿则用力的点了点头,看来确定是林诗依没错了。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缓缓靠近男性淫变体。此时淫变体正在忘我的抽动着下体,巨大的肉棒在林诗依幼嫩的小穴里反复进出,绝对是一副令人难以抵挡的画面。不过此时我不是来观摩的,还有正经事要办。

  林诗依的身材确实很吸引人,我不否认我对年轻女孩的喜好,娇小柔弱的身体总能激发人的保护欲和占有欲。望着那幼嫩的胸部,随着身体上下摆动,再加上那稚嫩的淫叫声,我可耻的硬了。擦,这不刚发泄完,为毛又有感觉?难道我也感染变异了不成?眼下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稳住心神,伺机行动。

  林诗依此时轻咬着下唇,脸上笼罩着一层红晕,随着肉棒的抽送,发出一阵阵淫糜的叫声。难道她已经被感染了?继续向下望去,粗大的肉棒将那粉嫩的小穴撑得鼓鼓,泛着一圈白沫。不过肉棒上的异常到是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淫变体居然带着避孕套!也许林诗依还未被感染也说不定。

  见此情景,我急忙打开电击棒,对着淫变体后颈处狠狠的捅了下去。淫变体被强大的电流刺激的浑身抽搐,倒向地面。不过在他倒地的时候,手刚好搭在林诗依那柔嫩的小穴上。电流通过淫变体的手,再加上淫水增加了导电性,不断刺激着林诗依粉嫩的小穴,使她的下体不停的抖动着。我急忙关掉电击棒开关,林诗依这才停了下来。刺激过后,她的身体时不时抽动一下,已经有些红肿的小穴中,逐渐流淌出一滩混着血丝的白浊液体。

  从红肿的小穴和血丝,看的出来这是她的第一次,却没成想因为电流的刺激,也使的她达到了第一次高潮。

  见我摆平了淫变体,凝儿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在林诗依身边轻轻呼喊着:「诗依!诗依!我是凝儿姐姐,快醒醒啊!」

  凝儿红着眼睛,望着我问道:「宇森,诗依她也被感染了吗?」

  「凝儿,放心吧,诗依应该还没有被感染。你看这淫变体,居然带了避孕套!」
  我指着淫变体那依旧挺立的肉棒说道。

  听到我的话,凝儿这才放下心,但是看到淫变体那粗大的肉棒,不由得小脸一红白了我一眼。

  西洛利娅随后走了进来,对着淫变体又补了一枪。「尊上,怎么处理这个东西?」

  「我们可能还要再这里逗留一段时间,先把他从窗口丢出去吧。」我安排道
  随后,由西洛利娅帮忙,我们将淫变体男性从窗口丢到了外面。却没想到惊动了一个附近的女性淫变体,也不顾这个男性淫变体死活,直接坐到了还在挺立的肉棒上,享受起来,看得我一阵恶寒。

  随后,我将林诗依抱起,带到凝儿房间内。

  天已经完全昏暗,看不到外面。凝儿打开壁灯,橙黄色的灯光照亮了整个屋子。

  「凝儿,你家怎么还有电?」之前我就有这个疑问,现在终于有机会了解一下了。

  「我家地下室有备用发电机,大概能坚持一个星期吧。」凝儿解释道。
  我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凝儿:「你们家怎么会有这么凶残的装备?」

  「这只是防止意外啦,我爸公司的服务器就在地下室,所以为了保证数据的安全,才做了这样的准备,算起来,这还是第一次用上呢。」

  哥好歹也是做这方面工作的,凝儿一说我便全部明白了。

  「今天我们就在这里过夜吧,不过为了安全起见,需要我们轮流放哨。」
  「尊上,我们不能出去,恐怕就算有人放哨也来不及反应。」西洛利娅担忧地说道。

  我明白西洛利娅所指的是什么,拍了拍她的翘臀。「放心吧,这点我早就想好了。」

  由西洛利娅掩护,我返回凝儿家的大厅,将遗落在哪里的无人机拿了回来。
  从上面拆下无线视频装备,使用凝儿台灯的变压器作为电源,放置在2楼楼梯处。

  通过广角摄像头,可以完全覆盖大厅门口到3楼楼梯入口这一块的范围。这样一来,即使有意外发生,也使得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做出反应。

  从厨房里搜刮了一些可以吃的东西,我们总算填饱了肚子。

  温饱思淫欲,不知道为何,填饱肚子以后,我下体总是不安分。我甚至怀疑,病毒是否存在潜伏期,也许我已经感染,但是还未完全发病?难道性欲的旺盛就是感染前的征兆?想到这里,我不由得眉头紧皱。

  「尊上?您在担心什么事情吗?」

  「是呀,宇森,你有心事?」

  一旁的西洛利娅和凝儿,同时发现了我表情的异样,询问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总是怀疑我现在还是被感染了,总是在想那种事情。」
  本不想让两个女孩担心,但是又怕不说她们更担心,索性还是告诉他们我心中所想吧。

  「嘢——,我还以为什么事情呢。就算你没被感染也这样色好不好!」凝儿凑到我身边,将小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

  「尊上如果需要,西洛利娅会满足尊上的。」西洛利娅跪在一边,低着头满脸通红地说道。「毕竟西洛利娅是尊上的内仆嘛,主要任务就是给尊上发泄欲望使用的。」

  「西洛利娅,你怎么总是记不住呢!」我摇着头。

  「那个……我……我只是比较喜欢尊上用我的身体……做……那种事情。」
  西洛利娅说着,急忙找了一个抱枕抱在胸前,只露出两只眼睛看着我。
  「就算你不是下仆,我也用你身体发泄。这下满意了不?」我已经无奈了。
  西洛利娅高兴地爬了过来,轻轻的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又红着脸躲到了一边。

  「唉?怎么亲完了就跑了?」我笑道。

  「尊上有凝儿大小姐了,我能陪在尊上身边就已经很满足啦~ 」

  感情这妮子还把自己当仆从了。

  「西洛利娅,我最后再说一次,你和凝儿,都是我心爱的女人……不对,应该说都是我心爱的老婆,我不会忘记你们俩。只是现在我身体还不明确是否被感染……」

  「哎呀,感染不感染不都是被你糟蹋,反正都一样,干嘛计较那么多。」凝儿反倒不太在意了。「我不怕被感染,只要和你在一起。」

  我知道凝儿是在安慰我,有一线生机,谁也不愿意被感染。气氛显得有些低沉,西洛利娅好像也显得有些伤感,居然主动凑了过来靠在我的身边。

  不过头刚刚靠在我的胸口,却被胸前的一个东西硌的叫了起来。「哎呀,好疼!」

  西洛利娅揉着脑袋看着我,我刚才也被硌到了,伸手将胸前的东西掏了出来。
  凝儿好奇地凑上前去,笑道:「宇森果然是个大变态,居然还带项链。嘻嘻」
  「这……这是帝国的守护水晶!天啊,尊上,您竟然可以佩戴它?!之前看到就觉得很像,没想到真的是!」西露利亚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瞪大了眼睛。

  「啊?什么玩意?你说这个假吊坠?」

  我将那个人造水晶拿在手里,淡蓝色的水晶体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听母亲说这是父亲在我出生时候送给我的,他曾经说这是很厉害的附身符,可以保护我,从哪以后我就一直带着它到现在。只是后来我在母亲失踪之后曾经去找人看过,这只是一个人造的廉价品,根本就不是什么护身符。但已经带了这么多年,也算是对父亲唯一的一点思念,我便留了下来,一直带在身边。

  「尊上,这可是帝国消失已久的守护水晶,据说只有被它认可的人,才会受到它的庇护。若不认可,就连碰触都不可能。没想到尊上居然可以一直佩戴着,那说明护身符已经完全认可尊上。」西洛利娅兴奋地说道。

  「这玩意有这么神奇?怎么保护?对了,我没有感染是不是因为这个东西?」
  我好奇道。

  西洛利娅皱着眉头说道:「这个下仆……不对,我就不知道。因为这是帝国王室的圣物,我只是从历史记录上见过。究竟是不是可以避免感染,我也不是很清楚。」

  「难道是你们的唾液消除了病菌?」突然,一个奇怪的想法在脑中闪现。
  「西洛利娅!你既然知道这种病毒存在,那么帝国是不是也遭遇过类似的感染?」

  西洛利娅歪着脑袋,秀眉紧皱苦想着。「好像是有过类似的记载,大概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也没注意。哦,对了!帝国的行礼方式就是在那之后才流传下来的!据说这是对尊敬之人的最高礼数。」

  想到这里,这便可以解释这奇怪行礼方式的由来了。但眼下也没有确实证据,看来之后如果有条件,一定要弄清此事。这很可能关乎到病毒传染的预防方法!
  唾液的确可以杀灭大部分病菌,难道淫乱病毒也可以杀灭吗?

  只是眼下这些事情还无法解释,先丢在一边,以后在研究。我将水晶塞进衣服,伸出双手,轻轻搂住两个女孩。

  林诗依还没有清醒过来,凝儿显得有些不放心,起身查看。确认没有大碍,转身走向了窗边,喃喃地说到:「不知道爸爸妈妈怎么样了……」

  「凝儿,现在我们最重要的就是不要放弃希望,不论发生什么,都要努力活下去。只有这样,才有看到亲人的可能。」

  我还想说点什么,凝儿却突然惊叫起来:「宇森,你快来看啊!那是什么东西啊!好恶心!」

  我急忙跑到凝儿旁边,望向她所指的方向。

  楼下的东西令我震惊,我滴个乖乖,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它。硬要说,很像是一个「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除了颜色,也很像我的世界中的「苦力怕」。

  好吧,这么你们可能听不懂,形象一些的描述,那就是一根按摩棒一样的大号鸡巴!而且,它在自己动!

  此时,凝儿惊叫道:「宇森,快看,那个鸡鸡跳起来了!它逃走了!」
  这个肉棒一样的东西移动方式十分奇特,一蹦一跳,就像是一个邪恶版的兔子,转眼间便消失在夜幕之中。

  「宇森,那是什么东西啊?」凝儿好奇地问我。

  我那知道那个鬼东西是个什么玩意,囧着脸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尊上,这应该就是淫变体的第二阶段了!」西洛利娅过来帮我解围道。
  「恐怕现在情况要更加糟糕。」

  「这玩意怎么来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刚刚稍微稳定了一些,却又出现这样的变故。

  「如果我没猜错,您看一下楼下那个女性淫变体吧!」西洛利娅指了指楼下,正是之前我们将男性淫变体推到楼下后见到的那个女性淫变体。这时候,她躺在一边,肚子大的像是八九个月的孕妇一样。从她的肉穴中,另外一根肉棒怪正在缓缓地从肉穴中爬了出来。

  「whatthefuck他妈的isthis?」一个「语气助词」实在难以表达我的惊讶之情,所以只能使用两个,听得一旁的凝儿直皱眉。

  「还要不要人活了!这东西怎么还能生出来小怪物!难怪他们天天到晚做爱!」
  「宇森,我们怎办?」不用说凝儿也明白了当下的处境,十分忧虑地望着我。
  「原计划,睡觉!明天白天再说!」现在一片漆黑,做什么都危险,还不如养精蓄锐,明天再想办法。

  「尊上,又出来一个!」西洛利娅惊叫道。

  「那么大肚子,肯定不止一个!不用管它了!反正也不会上墙。」我郁闷道。
  「不是的,这个和刚才那个不一样!」

  「什么?」我急忙奔回窗子旁边。

  女淫变体的肉穴,正在爬出一个和她肉穴几乎一模一样的肉穴怪物,这个玩意就像是一个鲍鱼,只是周围长满了触手。随着触手的摆动,它也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草他大爷!这玩意还分公母?!」我几乎惊得合不拢嘴。「不行!我得确认一下!」

  我突然想到林诗依也被淫变体奸淫过,急急忙忙走到床边,掀开她身上的被子。

  「宇森……你……你在做什么?」凝儿惊恐地望着我。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