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和岳母】(26-27)【作者:刘雁儿】
【我和岳母】(26-27)【作者:刘雁儿】
字数:5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六章:岳母捡了个宝贝

  岳母生了个女儿取名惠娟,有岳母的名字也有原来女儿的名字,看上去确实有些像啊惠。入了澳洲籍,跟着岳母也会依照照顾未成年女儿的名义移民澳洲,这下就省得在国内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舆论了,在澳洲除了敏姨一家知道,谁也不知道底细了。

  因为生意的事,也因为阿娟和女儿在澳洲,经常在两地飞来飞去,只要提前预定,不要挤到热点时间,来回还不到四千块钱,确实便宜。

  小傢伙长的快,一两个月不见好像就变了个人似的,一周岁我飞澳洲给小傢伙过生日,已经可以自己走到我身边了,人家说吃牛肉的就是比吃猪肉的好,看来确实。

  过了一段时间,岳母告诉我她还是喜欢回国内住,女儿也可以去托儿所了,接送的事敏姨每天都是和她的孙子一起搞定的。在国内驻到老也习惯了,这也是很多老人家喜欢待在国内一样,中国有句俗话叫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另外也想回来和我亲热亲热,反正来回也方便,只是女儿不能回来。

  那天我从机场接岳母回来,一进家门岳母就嚷着国内太热,当然现在澳洲是冬季,岳母赶紧把外面的衣服脱了,我看到岳母穿了件收腹裤和长筒丝袜,还穿了两条,我就说岳母:「妈,你生完惠娟后身体没有咋变啊,不用穿成这样显露你迷人的身材啊。」

  岳母说到:「雁儿,还是你教的,坐长途飞机容易引起腿肿,这不穿了两个长筒丝袜了。再说迷谁还不是迷你啊。」

  我过去抱住岳母亲吻着她,岳母小声的说到:「雁儿,等妈洗一下咱们好好亲热一下,好久没有那个了。」

  到卫生间,我帮岳母脱了那个紧身的收腹裤,习惯的用鼻子闻了闻哪特殊的女性味道。

  岳母婰怒的说:「老毛病,就喜欢闻那股味道。」

  我哼了一声没有理岳母,把她脱下的衣服拿去洗衣机洗了,回来没有和岳母一起洗,而是搬了个小凳子坐在卫生间门口看岳母在那里洗澡。

  岳母的身材没有什么变化,只是乳房因为喂奶下坠更多了些,比以前更大了点,我还是喜欢那些适中的乳房。

  岳母看着我坐在那里看她洗澡就说:「雁儿,你这是看真人裸体表演啊,比看电视的更刺激是不,你当妈成脱衣舞娘啦。」一边说还一边扭捏着腰。

  我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在那里洗澡,等岳母洗完,我拿浴巾帮她擦乾净身子,而后两个人一起到床上躺下来,我揉摸着岳母的乳房,岳母说:「雁儿,你瞧,喂了三个孩子,看把乳房搞成这样了,在澳洲她们介绍我去做乳房整容,我想整漂亮些。」

  我说到:「妈,别整了,就现在这样也不错,虽然是小手术,但也是有风险的。」

  岳母红着脸说到:「整挺拔点,让你摸着也开心啊。」

  随着岳母年龄的不断增长,泉眼越来越乾枯了,有时候刺激很久都没有什么泉水流出来,为此岳母还买来了润滑剂。

  岳母半眯缝着眼说:「雁儿啊,你还是再找个女人啦,这样妈心里也安心点,阿惠在天之灵也会答应的。」

  我小声的说到:「妈,我总忘不了啊惠和妈你啊,你们俩的身影整天在我眼前浮现。」

  这天晚上,岳母跳完广场舞回来,身后跟了一个髒兮兮的女人,看上去可能有三十岁了,后来才知道还不到二十岁,真是人落难催人老,那个女人脸庞瘦瘦的,岳母告诉我,这个女人在广场的凳子上晕倒被捡回来的,叫阿慧。

  岳母拿了麵包和水给她,她狼吞虎嚥的吃完。岳母叫住她别急,先吃点适应一下,别一下子吃坏了,又拿了衣服让她去洗澡。

  等阿慧从卫生间出来,整个人像变了一样,看上去蛮漂亮的,身材和我原来的妻子差不多。

  岳母说:「这衣服太大了,明天我带你去买些新衣服鞋袜的,今晚先凑合着穿。」

  阿慧说到:「这就很好,不用再添置新衣服破费了。」

  岳母叫阿慧坐在身边,削了个苹果给她,阿慧慢慢的吃着,没有刚才那样饿了。

  吃完苹果阿慧讲了她的身世,她原来是湖南宁远乡下一个小镇上的人,今年不到20岁。她高中还没有毕业那年,就因为父亲赌博欠了别人的钱,就把她抵债嫁给了债主,乡下也没有什么结婚证的事,结婚几年因为不能生育又给公公赶了出来,还好临出门的时候婆婆偷偷给了一点钱,谁知道来到这里打工又给人骗了,还没有说完岳母已经泪流满面。

  岳母说:「阿慧,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孙女了!」

  又指着我说:「这是我女婿,你就叫他大哥吧。」

  阿慧当即很懂事的跪在地下,感谢岳母和我的收留之恩,岳母赶紧扶起她:「阿慧,你就跟我睡,和我作伴好吗?」

  阿慧哭着答应了,我要从岳母身边挪窝了。

  第二天下班一回到家,看到岳母坐在沙发上,摆弄着身边一堆新买的衣服,看来岳母今天带阿慧出去狂购去了。阿慧戴着围裙在哪里忙活着,岳母不断向我讚扬阿慧懂事能干,是奶奶的好孙女。

  我在饭桌上就说:「阿慧,奶奶买的衣服还喜欢吗?」

  阿慧看着我说:「阿雁哥,奶奶帮买了很多新衣服,这辈子都没有买过那么多新衣服,要不是我叫着,喊着,奶奶还买呢,太让奶奶破费了,你们肯收留我,已经让我感动了,还要买那么多东西给我,让我怎么报答你们啊。」

  我微笑着说:「你奶奶是个大好人,不求报答的,还有啊,你到我公司的一个化妆品商店当店员好吗?年纪轻轻的做些事情,也有个精神寄託啊。」

  阿慧马上答应,问什么时候上班,几点上?

  我告诉她商店要早上九点半才开门,离这里6个站的距离。

  阿慧高兴到:「这样我一早还可以帮奶奶买了菜再上班都不迟。」

  岳母高兴的合不拢嘴说:「孙女啊,你就顾着上班吧,别理家里的事了。」
  阿慧说:「奶奶,放心吧,两不误的。」

  第二天一早我起来阿慧已经买好了菜,准备好了早餐,吃完早餐我车她到商店,给她的同事介绍了一下就赶着去办事了。

  这段时间事情也多,也没有关心阿慧在商店的工作情况。

  过了几天在公司听说我介绍去的那个女人很能干,嘴巴也甜,很受顾客欢迎。
  回到家我告诉岳母:「妈,你捡到一个宝贝回来。」

  岳母高兴的回答:「我早知道了,我送饭到商店几回了,就是下班太晚,要八九点才关门。」

  我说:「妈,做生意是这样的啦,只是可惜我又从老公变成女婿了。」
  岳母假装恼怒的说:「就你名堂多,别整天想着跟妈做哪些事情。」

  第二天中午因为在家附近办事,吃完饭回家看看,见岳母躺在床上睡着了,心里淫淫的,脱了衣服就上到床上来了。

  岳母见我躺下睁开眼说:「听到你进门了,就知道你要进来。」

  我故意说:「难道阿娟你就不想我吗?」

  岳母没有说话,慢慢解开上衣的扣子,我帮岳母脱了裤子。我刚想到床头柜拿润滑剂,岳母轻声说道:「啊雁,咱们两个就这样光溜溜的说说话,玩一玩,别净在哪里打洞,好像成年男女在一起就要做爱似的。」

  我们俩那个中午相拥着说着悄悄话,回忆着这些年的日日月月,相互抚爱着,度过了一段美好时光,从那天起,我经常在中午回来和岳母共用温情。

  第二十七章:悲喜交加

  这天岳母等阿慧回来,吃完饭洗完澡,岳母拉阿慧坐在身边跟啊惠说:「阿慧,奶奶有件事想求你。」

  阿慧望着岳母说到:「奶奶。你就是阿慧的救命恩人,阿慧的命就是你给的,咋说这样的话的?有什么事你说,我一定答应你。」

  岳母拉着阿慧的手说:「阿慧啊,你知道我女儿已经去世多年了,可是阿雁一直不肯再娶,怕我晚年孤独,我心里一直过意不去,这阵子我发现你是个好闺女,你就跟了阿雁吧,也了却了我一件心病。」

  阿慧急忙点头说:「奶奶,我答应你,能够嫁给我阿雁哥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但不知阿雁哥瞧不瞧得起我这个下贱女人。」

  岳母接着说:「你们两个都是过来人,先处在一起,及解决男女间生理的那些需要,也进一步瞭解对方,好就结婚,不好再分开,谁还佔了谁的便宜不成?
  谁又吃亏不不成?「

  阿慧红着脸说到:「奶奶,吃亏也是阿雁哥吃亏,我一个下贱女人哪谈的上吃亏,只要阿雁哥不嫌弃就行。」

  岳母打趣道:「他们男人那些精兵百万有的是,不用也是浪费,亏什么?」
  阿慧听到这里脸一下大红了,把头埋在岳母怀里羞到:「奶奶,你咋说到哪里了。」

  岳母摸着阿慧的背说:「慧儿,都是过来人,那些事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
  岳母把阿慧的手放到我的手上说:「慧儿,我把阿雁就託付给你了,这样我也放心了。」

  阿慧坐到我的身边,紧紧的搂住我。

  岳母在旁边说到:「都是过来人了,别讲就那么多啦,今晚就圆房吧。」
  我说到:「妈,你也太心急了,人家一点准备都没有。」

  岳母笑着说:「男女在一起睡觉还要什么准备的?阿慧也答应了,这就入去洞房吧,剩下的事情不用我教你们俩了吧,都是过来人了,难道还要打个结婚证,还要选个黄道吉日,实在要媒婆的话,我就是那个媒婆啦!年轻人还那么封建?
  雁儿不会不想那事吧!「

  岳母说着对我挤了挤眼,搞得我害羞的低下头。

  岳母推着我俩往里屋走,我回过头望着岳母,岳母的笑容里露出一丝醋意。
  是啊,那个女人会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爱人推到别的女人怀里?这就是岳母的伟大善良之处。

  走到房间门口了,岳母还在后面打趣道:「新婚燕尔,你们俩个年轻人悠着点。」

  阿慧回过头说道:「奶奶,你咋说这些啊,羞死我了。」

  进了房在床边坐了一会,我见阿慧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像个新娘子,我就帮阿慧脱衣服,阿惠羞涩的坐在哪里任由我摆佈。

  阿慧身体好白,微微的有些胖,没有喂过奶的乳房没有一点下垂,屁股圆圆的,透出少妇特有的魅力,这就是世界各国的权贵,为啥大都喜欢少妇多过喜欢少女的原因吧。

  可能是害羞,阿慧没有主动帮我脱衣服,她低着头含羞的偷看着我,两个腿夹得紧紧的,但没有用手去遮挡那块芳草地。

  我先脱去裤子,上衣还长长的遮掩着下部,只是有些衣服有些隆起。

  当我脱去上衣,阿惠看到我怒涨的鸡脖子,平日里都是要爱抚一下鸡娃子才会竖起脖子的,这次可能是在一个新的女人面前展露身子,一下子就激动起来吧。
  我注意到她整个人震颤了一下,两个手好像不由自主的就捧住了我的鸡鸡,又用一个手抚摸着,很是激动,一下子没有了刚才的羞涩。

  我摸着她的头说:「阿惠,咋这样激动的,你又不是第一才见到男人的这东西?你以前整天都见的啦。」

  阿慧红着脸抬起头望着我说:「我以前的老公这里只是比我指头一样大,鸡脖子从来没有竖起过,都是耷拉着。」

  我心里一阵无名的酸楚和震颤,阿慧的老公是一个阳痿病人,这些年啊慧是怎么度过的,我紧紧抱着啊慧。

  过了一阵,我和阿慧躺在床上,我抚摸着阿慧的自留地和旁边的泉眼,阿慧闭着眼任由我摆佈着。我欣赏着她半遮半掩的泉口,我看到一个像是给烫伤过的疤痕在泉眼旁边。

  我轻轻的问到:「阿慧,这里这么漂亮的地方咋有一个疤的?」

  阿慧流着眼泪告诉我,「我以前的老公因为那里不行,有时候就拿烟头烫我,那一块是最伤的厉害的,其它地方都好了没有落下伤疤。」

  我抱着她,为她擦去泪水,轻轻的说到:「可怜的阿慧,这几年你是怎么熬过来的?碰到这样的老公真是命苦,以后我会好好待你的。」

  过了一会她说到:「阿雁哥,我们那里是乡下,除了光屁股的小娃子,成年人的鸡鸡见过的就是那个死鬼的东西了,今天要不是见到阿雁哥你的鸡鸡,我总以为男人那里就是小小的软绵绵的,今天把我惊呆了!」

  我说到:「是啊。见到你颤抖着捧着我的鸡鸡我就疑惑呃。」

  阿慧把手伸到我下面,玩弄着我的傢伙,我的鸡嘴已经开始吐一些液体出来了。阿慧主动分开双腿,我轻轻拨开哪两扇门,泉眼里已经流出了不少的泉水,我用嘴吸吮着。

  阿惠哀求道:「雁哥,哪里髒,别用嘴吸,你还是用鸡脖子捅吧,我好想了。」
  我想起第一次亲吻岳母的泉眼时候,岳母也是这样说的,我轻轻的把鸡头放在泉眼口,向里面探望着,怕给阿慧带来大的疼痛,毕竟她曾经受过伤害,我感觉到里面还有一个门帘,就像我老婆当初一样。

  我感谢苍天作为男人一生能有三个女人,其中有两个处女,我感动的流着泪。
  我在泉眼门口徘徊着,感到阿慧在兴奋加强着,她用手紧紧按压着我的屁股,双腿也夹着我,我一阵激动就压了进去,我看到阿慧紧咬着下唇,我知道她疼痛,但她没有叫喊,我没有来回的抽出,而是紧紧的抱住她,等她缓过疼痛。

  过了一会阿慧睁开眼睛幸福的望着我,我努力的开始了运动了,就像农村的手压井,上上下下的抽出水来,我感到泉眼在不断收缩,我也进入一种迷梦的景态,突然阿慧叫了一声,我也一阵昏迷,两个人就昏睡了过去。

  早上醒来阿慧亲着我说:「阿雁哥,你好会体贴人,这几年的煎熬昨晚得到补偿,我好高兴,谢谢阿雁哥。」

  我红着脸说:「两夫妻这些事都要谢的吗?要不是赶紧出去吃早餐,现在我还想要呢!」

  阿慧点头道:「阿雁哥,我也是。」

  两个人穿好衣服出到厅里,岳母已经做好了早餐,阿慧羞涩的说:「奶奶,昨晚睡过头啦,让奶奶你帮我做早餐了。」

  岳母笑着说:「第一天洞房咋样啊?阿雁有没有让你满意啊?」

  阿慧红着脸说道:「奶奶,你咋说那些呢,好难为情的。」

  岳母继续说道:「都是过来人了,还有什么难为情的。」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