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校外辅导站里的妈妈】(07)【作者:火焰9】
【校外辅导站里的妈妈】(07)【作者:火焰9】
字数:54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

  说以后多去一些辅导站后,这事也就过去了。经过别人介绍我也交了女友。我的女友是市内一个医院的护士,人长得还好,细高挑的个头,人看着很清纯,有些童颜。相处了一段时间,感觉不错。也到了谈论婚嫁的地步。当然这时候我家的条件比较好,我在外面有了自己的房子。

  少元自然要帮我张罗结婚的事,少元的老婆也过来帮忙,只是相对要少一些。在张罗新房的时候,自然我妈妈要经常过去。而少元这时候也经常去,自然就不会在怕别人说什么了。

  有时候我不在的时候,都是我妈妈在新房那边。而少元也会故意的留在新房。有时候我回去新房那边,都已经没人了。

  偶尔我会闻到一股精液的味道,我知道这肯定是少元和我妈妈操完屄留下的气味。在收拾新房的那个月里,我知道的就是少元在我的新房里操了我妈妈不知道有几次,甚至有时候一天会操俩次三次。当然操的时候不会像在辅导站哪里方便。聊天的时候我问少元和我妈妈做爱没有,少元也不瞒着我,直接告诉我操了,都是站着从背后操的。

  因为刚开始新房哪里比较乱,没地待着。自然也就站着操了。随后我也结婚了,就在我结婚那天,少元不知道怎么找了个空当,和我妈妈又做了一次。
  少元告诉我说结婚那天操逼好险,差一点被我爸爸发现。我还开玩笑的说少元,发现了直接被我爸爸打死算了。接着就是平淡的生活,每天去了上班回家,偶尔去少元哪里坐坐以外。并没有什么事情。和少元妈妈也几乎不在操逼了。
  因为我和少元年龄不算大,也就都没有急着要孩子。偶尔少元也会来我家坐坐。因为我老婆是护士,经常会倒班。所以有时候家里没人,这也是我和少元唯一能胡扯一会的时光。有时候谈到彼此老婆,自然凭借我俩的关系,彼此老婆身上的这点隐私自然是都会知道的,包括操逼的时候啥表现,我俩都会说出来的。
  少元抱怨说,老婆整天排练舞蹈,操逼都要忍耐。因为回来都很晚了,自然也就不操了。我当然也不好过,老婆倒班,有时候不在家的。自然没屄可操。
  谈到对方老婆的时候,也是挺有兴趣的,我问过少元,少元老婆不是处女。少元说问过老婆,老婆说练舞蹈的很容易把处女膜弄坏的。所以也就没在意这事,我老婆是处女。对这个少元很是来兴趣,还开玩笑说,没操过护士呢,要不让我操一次。

  我当然不在乎这个玩笑,比这厉害的事都发生过了,怎么可能在意这样的玩笑。我也说还没操过练舞蹈的呢,要不让你老婆给我操一次。说完我俩哈哈大笑。
  要说和少元的关系,真的没法说清楚。但是我俩都知道,这辈子算是死党了。啥也分不开了。所以没人的时候,我俩说话根本没有担心害怕对方在意的话。自然会说道彼此妈妈,有时候也是没有办法。偶尔的找个机会也是急匆匆的操完就走了。

  因为家里都不方便了,在和以前是无法比较的。只是少元来我家的时候,有时候会碰到我妈妈在我家,这时候我会找个借口出去一趟。

  当然我妈妈是不知道我已经早就知道少元和她操逼的事的,还总以为机会难得吧。少元是不会说我知道他俩之间的事的。自然我妈妈来我家的时候就多,因为总会在这里碰到少元。

  我知道我妈妈是爱上少元了,虽然不可理喻,但是女人就是这样,一但别的男人的鸡巴插进自己逼里,就会不注意的爱上对方。包括了少元妈妈对我也是一样。幸好还能控制这份情感,所以这么多年也没有出现什么绯闻之类的话题。有时候我也会去少元家,少元姐姐家孩子不在的时候。赶到没人,我自然依旧和少元妈妈云雨一番。虽然少元妈妈年龄大了,但是操屄的时候,更能放的开了。
  就是奶子有些下垂了,也变得软了很多。这期间一直相安无事的过着平淡的生活。人生就是这样,不知道啥时候就会给你个意外。

  有次老婆倒班,上的是一个夜班。而我出去喝酒回来没带钥匙,要是以前没带钥匙我一般是回家去取的,家里还有一把我家的钥匙。那次不知道想什么,都半夜了居然想着去我老婆医院去取钥匙。

  带着酒意我骑着自行车来到了老婆的医院,那会的医院并不和现如今的医院一样。也没有那么多的病人,几乎很多病室是空着的。所以平时医院里到晚上的时候很是静的渗人。可以说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整夜就是睡觉的,走廊里静悄悄的。更没有保安之类的值班。

  我老婆在医院内科病房工作,靠墙是一溜的木椅子还是长长的那种。很静的走廊。一个人都没有。我来到老婆工作的护士站哪里,却发现锁着门。

  我知道医院里还有一间护士休息的办公室。我那会穿的是一双运动胶鞋,是什么牌子的已经忘了。走路没有声音的那种鞋,当我走到老婆值班睡觉的房间外面。

  隐隐约约的听到室内有说话的声音,正常来说那会不该有人的,就算有人也是我老婆一个人而已。

  怎么会还有别人在值班休息室呢?因为小时候看到少元去我妈妈辅导站的事情所影响吧,内心自然就多了一份警惕。那会医院的房门都是木头的,带俩快玻璃,虽然是毛玻璃那种看不到什么。但是那种木门还是有缝隙的,我小心的找到一个缝隙偷着往里看······。

  我居然看到一个中年男人抱着我老婆坐在平时老婆值班睡觉的床上,俩人聊着什么。

  因为室内点的是一个台灯,光线并不是很亮,这也是我在外面听到声音的缘故,因为在走廊里看值班室好像是闭着灯的,我当时害怕吓到我老婆,所以走到门前的时候,还是很小心的,这也是我能听到里面说话的声音的缘故。当时我内心就是一惊,不用在说什么也知道了。老婆被人睡了。

  因为之前看到过少元和我妈妈就是这么抱着坐在一起的。当时我内心也乱了,不知道该敲门进去揍那个家伙一顿还是先看看再说。

  我闭着眼睛想了一会,还是做出决定,先看看再说,如果一会她俩操逼,我再敲门进去。等了没一会的时间,我就看到那个家伙开始亲吻我老婆,一只手伸进我老婆衣服里揉按着我老婆的乳房。我知道一会肯定要做爱了。

  我忍受着这份煎熬等在外面,没一会俩人都脱了衣服。我发现俩人好像很习惯了这些脱衣服的动作,这是不是俩人经常在这里操逼啊?

  我内心也一下想起偶尔老婆下夜班的时候,我俩操逼,我总感觉老婆的屄里特别润滑。我还问过老婆咋这么滑。

  老婆就说这是想操逼了,才这样的。因为老婆是护士,所以我也就信了。其实我那会也怀疑是不是在外面被人操了。

  因为我在少元妈妈的屄里也发现过类似的润滑状态,那次我还特意问少元妈妈是咋回事?少元妈妈也没背着我,直接说少元刚刚操过她的屄。虽然过了几个小时,但是屄里依旧润滑的很。随着想着这些事,里面老婆和那个男人已经操到一起了。

  其实我隐约的看出来这个男人是谁了,这个男人是我老婆科室的主任。我等在外面偷看着我老婆被人操,心里的怒火已经冲天。但是我知道这会进去是不行的。

  一定要等这个男人射精才行,我看到这个男人并没有带套。所以我一定要等这个男人射精才可以进去。

  老婆在值班室的床上被这个男人操的呻吟不断,我在外面听的清清楚楚。因为做爱,俩人也已经不在意会不会传出去声音了。等到这个男人射完精,还没起身,我就开始敲门。我看到老婆和那个主任吓了一跳,急忙的开始穿衣服。
  我老婆还问了句是谁?我居然假着嗓音说有病人难受。老婆也许是刚被操过吧,有急着穿衣服,也没听出来是我。穿好衣服我老婆就开了值班室的门,我一下子挤了进去。

  老婆看到是我,惊讶的瞪着我。我当时已经怒火冲天了哪里还顾得什么,一下子把老婆推坐在地上。

  那个男人还假装的坐在椅子上像个没事的人一样。看到我推了我老婆,才一下子站了起来。我虽然很生气,但是还没失去理智。

  我关好门,站在那里看着我老婆,问了我老婆一句,你俩咋说吧?是离婚还是怎么办?老婆已经吓坏了,那个男人也脸色苍白。还狡辩的说我是不是误会了?我骂了一句操你妈的误会,都射精到我老婆屄里了,还误会你妈逼啊。你这个主任也别干了,还想装作没事可能吗?听我说完这些话主任也不说话了。

  我老婆这会已经哭了起来,我上去揍了老婆一耳光,骂道这会你知道哭了。
  他操你那会我可是看到你舒服的呻吟不断呢?听我这么说,老婆更是哭个不停。还是这个中年的主任有些经验,他说道既然这事被你撞破了,你说咋办都行。但是最好不要闹的太大,对彼此都没什么好处。

  我当然知道这事,谁头上绿了会出去宣传啊?但是就这么放过这个主任我也不甘啊。我忍不住上去踹了那个男主任一脚,把他踹一边去了,我才坐在椅子上。看着这个主任和我老婆问道,你俩说咋办吧?老婆一直在哭哭啼啼的,弄得我心很烦。我骂了老婆一句,离婚吧。

  老婆一听更是哭的厉害,嘴里还叨咕着不要离婚。那会已经九十年代了,受一些外来的文化影响,性交这事已经变得不是像我和少元那时候可怕了。当然也不如现今这么随便的约炮。只是对性有些开放的意思了。

  对于离婚这事,一般女人还是无法接受的,更何况是女人的错,所以老婆不愿意离婚我是理解的,但是心里这口恶气还没出呢。

  事情僵持到这了,三个人都没话可说。最后还是那个主任说话了,这家伙比我大很多,已经中年了。自然经历的更多,所以这货说以后他和我老婆不会在来往了。

  我骂了他一句,不来往就行了?我头上的绿帽子咋办?这货沉思了一会说,我会做些补偿,但是这事不要弄的全医院都知道了,那样做谁都脸面不好看,那样都没办法了。

  我斜瞪着这家伙说道,你能补偿啥?这货说在他的权力范围内会对我老婆照顾的。不管啥事,这货能做的一定帮着做到。而且这货说在补偿一些钱给我。
  虽然我家条件很不错。但是我也不会拒绝这家伙的钱的,因为我他妈的吃亏了。我说那就你在写一张保证书吧,说今后不会在和我老婆发生性关系。

  这货连忙答应了,因为他也知道,这事闹大了,他和我老婆的工作肯定会没了。而且还没法做人了。

  最后这货写了保证书,又说好补偿了我五千块钱。我这才放过了这家伙。让这货走了后,值班室里只剩下我和老婆。老婆也已经起来了,坐在床上,低着头也不说话。当然就这么放过我老婆我是肯定不干的。骂蛋的给老子带绿帽子,我能放过她才怪。可能看书的狼友会说,那个少元操了你妈妈,你都没这么生气啊?为啥老婆让这家伙操了,就这么生气?

  这事跟少元和我妈妈操逼不一样,一个是我和少元一小在一起玩,感情深厚。而且我妈妈本来就很喜欢少元。

  作为死党就算生气也不会揭不开这事,没见我找少元摊牌的时候,还能直接说我也要操少元妈妈的话吗。

  这就是死党和外人的区别吧。而且对于少元操我妈妈这事,我一直感觉是我妈妈喜欢少元才让操的。

  对于我妈妈喜欢的事,我作为儿子怎么可能去管呢。虽然受伤最大的是我爸爸,但是我偷看到的时候已经发生了。我也是无奈。再说那会年轻吗,血气旺盛,但是操屄这事多刺激人啊。

  估计一般像我这个年龄的人看到都不会说什么的。不管看到的是谁和谁操逼,不管啥样的一种关系,在那个青涩的年龄都不会去管的,心中只想着还能不能看到或是自己也去做这样的事。

  因为年轻才会犯错,这也是我和少元犯的错,但是因为关系好的缘故,错虽然错了,但是都有收获。对于那个年龄来说,还有什么事比操逼更好的呢?所以我和少元也知道错,但是根本没想过去改正。

  也正因为如此关系才会让我和少元之间没有隔阂产生。甚至好的根本不在乎谁操了谁的妈妈,也因为彼此操了对方的妈妈,还有了一种说不清的感情在内。
  我自己对少元如果······我是说如果操了我老婆是不会计较的,少元是不是会在乎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感觉上少元也是不会在意的。虽然我和少元从没有一起操过少元妈妈。但是我知道少元对这样的事也不会跟我计较的。这份感情其实也算难得了。不管对错,都已经这样好多年了。

  说过这事,再说我老婆,我坐在椅子上看着我老婆说,你写份保证书吧。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让你主任操了,老婆也不回答,我就说你啥意思?不写就离婚吧。说完我站起身就准备走。

  老婆一下子起身拉住我,又哭了起来。我上去又打了老婆一嘴巴子,要说不生气怎么可能啊。

  老婆被我打了也没撒手,我就说你不写那就离婚吧。老婆最后只能答应了,在我的指导下写了一份保证书,当然我要老婆写出来和这个主任操了多少回,啥时候开始操的。

  不细致怎么行呢。这以后也是我的撒手剑的。我知道老婆不想离婚,还是年龄小的缘故才会犯的错吧。因为这个主任长得不丑,而且作为一个主管主任,还是有很大权力的。这也是能把我老婆操了的手段吧。

  在以后的工作中我老婆慢慢的知道了,这个主任不是就操了她一个,其实操了好多手下的护士。只是因为被我抓到后,真的再也没去找我老婆。

  当然说没再去找是我老婆说的,究竟找没找我也不知道,我不可能天天去看着老婆和那个主任的。

  天天的工作在一起,要说真的在没找过,我是不信的。老婆在了解真相以后,还跟我说过很后悔。

  最初老婆还以为这个主任爱上了她的,那是我俩结婚后才被这家伙得手,结婚前其实也一直挑逗我老婆,那会老婆就被这家伙亲过摸过了,只是因为要结婚了,所以才没让这货操了。

  婚后终于被这货操了,当然发生这事的时候是在我俩结婚后。要不然老婆的处女早都没了。

  这些都是后来老婆告诉我的。当然我信了多少,只有自己知道。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